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从来都不好惹_惹爱成瘾_百书斋
百书斋 > 惹爱成瘾>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从来都不好惹

惹爱成瘾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从来都不好惹

  她深呼吸一口,才慢慢转身,平静无波的看向南时见,“我知道南总眼高于顶,瞧不上我这样的女人,所以我不需要对你玩什么欲情故纵的把戏。”

  南时见下颚线条更紧,眼里看着她,心里想的却是别处。

  她说,不会对自己玩那种欲情故纵的把戏。

  难不成这女人敢对别人玩欲情故纵的把戏吗!

  一股怒意将他包围,南时见猛然扎入水中,双手一划,便游到了靠她最近的岸边,双手撑着池沿轻松的跃起,稍后便站在了她面前。

  右臂带着湿气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和自己对视,“你也知道我瞧不上你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她没有退避,坚持和他对视。

  “知道最好。”他忽然嫌弃的甩开了她的脸,还拿了毛巾狠狠的擦拭自己的手,好像她是什么病菌一样。

  顾之欢只是保持表情和他说道,“尊园是我们事务所最重要的项目,我希望能早日和南总对接这个项目,毕竟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,避免耽误项目的进度,希望南总能挪出一些时间给我。”

  “我很忙。”南时见披上浴袍,往那椅子一趟懒洋洋的回了她。

  顾之欢深吸了一口气后,才问他,“南总忙着上桃色新闻吗?”

  这话问得突然,正喝水的南时见还呛了一下。

  和顾之欢接触的这几次,她都是那么低眉顺眼的模样,完全没有了往日大小姐的脾气。

  就刚才这一句,夹枪带棒的,像极了顾之欢应该说话的样子。

  他挑眉看向顾之欢,“怎么?吃醋了?”

  “南总言重了,我哪有那资格。”她又开始低眉顺眼起来。

  南时见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气无处使,“行,要谈尊园的项目是吧,明天我们就开始谈,我对项目要求很高,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,到时候别怪我不留情面。”

  顾之欢心里微微松了口气,保持着微笑说道,“我知道了,我会认真对待的,南总也无须留情面,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情面。”

  “滚!滚出去!”

  顾之欢便滚了。

  大半夜的出了会馆,她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  她刚刚为什么要故意惹他生气呢……

  如果他不生气,或许她还能留在这会馆过一夜,毕竟这大晚上的,哪里还有车下山回去。

  一个人走在这黑夜的山中公路上,还真有些渗人。

  顾之欢总觉得自己后背发凉,靠着咬紧牙关才走了这么一段距离,可距离山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。

  正犯难之际,一阵阵低鸣的引擎声从她身后传来,她回头查看,却被那刺眼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睛。

  待车子路过,掀起一阵冷风,才让她狠狠的哆嗦了一下。

  顾之欢正在心里责怪这人没有公德心,那车子却又倒了回来,直直的停在了她的旁边。

  车窗落下,南时见那张妖孽的侧脸出现在她的视野里。

  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,“上车。”

  顾之欢是真弄不懂这个男人了。

  车速很快,男人的表情也很沉,以至于整个气氛都很压抑。

  顾之欢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,就怕再招惹这男人生气。

  他直接将她送到了住所外,顾之欢正觉得讶异,他已经开始赶她下车了,“滚下车,看到你就烦!”

  她被丢在了路边,南时见的车子扬尘而去。

  顾之欢被甩了一脸的尾气,好一会才挥挥手散了散鼻子间呛人的委屈嘀咕着,“既然看到我就烦,还送我回来做什么?”

  而去还查到了她的住所……

  所以他,到底是在意自己的吧?

  这是个疑问句,顾之欢不确定,可却为这个问题一扫之前的阴霾,心情愉悦的回到了家里。

  陈妈还在等她,给她留了晚饭,一到家就催着她吃饭。

  难得顾之欢胃口好,吃了不少,吃完后去看了顾母,她睡得很安稳,没被外界的风雨所影响,顾之欢便安心不少。

  出来后她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夜色走神,是陈妈拿了外套来披在她肩上问道,“小姐,你最近总心事重重的,是遇上什么人了吗?”

  陈妈是看着顾之欢长大的,对她的性子了若指掌,所以才会这么问她。

  顾之欢盯着夜色良久,才喃喃的说了一句,“陈妈,他回来了。”

  陈妈心里一惊,紧张的看向顾之欢。

  可此时的顾之欢,脸上只有沉静的笑容,“其实,我心底一直在盼着这一天的,我以为再也不会有这一天了,谁知道突然就来了,有点措手不及。”

  陈妈顿了顿,良久才艰难的说道,“不管怎么样,我只希望小姐不要再受伤了,南家是什么地方小姐心里也清楚,我怕你……”

  “我不再是以前的顾之欢了。”她打断了陈妈,语气坚定且执着,“这一次,我能保护我自己。”

  陈妈闻言,也只有叹气。

  ***

  周一,顾之欢如约而至出现在了南国集团总部。

  因其出色的容貌和气质,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,纷纷好奇这美艳的人儿到底是谁?

  若是同事,那公司的那些单身男士们,可都会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了。

  对于别人的目光,顾之欢一向都能从容面对,安静的在大厅等着南时见的到来。

  只是这男人迟到了,让顾之欢等了好一会儿。

  南时见来的时候,可谓是兴师动众,前后跟了保镖,身边还有个贴身……保镖。

  顾之欢暂且在心里这么认为吧,起身走了过去大方的和南时见打招呼,“南总,早上好。”

  南时见带着墨镜,都没正眼看她一下,而是和自己身边的女人说话,“你不是一直吵着要来我上班的地方看看吗?看到了吗?这就是我上班的地方。”

  视线落在顾之欢脸上后,他又说道,“哦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顾之欢。”

  女人惊讶不已,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南时见身上靠了靠,“时少,她怎么在这里?你不是和她已经没关系了吗?”

  女人的口吻很酸,约莫是在吃醋,听那语气还知道一些前尘往事。

  只是顾之欢实在想不出自己记忆中有过这么一号人物,到是那女人先发制人的说道,“怎么?顾之欢,你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范纯呀。”

  “犯蠢?”顾之欢看了看眼前这人,很难将她和记忆之中的人联系在一起。

  范纯的脸一下子就变了,“顾之欢你够了!我叫范纯!不叫犯蠢!你说话给我注意点!”

  “抱歉,叫习惯了。”顾之欢反应淡然,随后挑眉看向南时见,“南总的品位似乎不如从前了,好上加工食品这一口了。”

  范纯说不过顾之欢,只能在南时见这边装委屈,“时少,你看看她啊,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礼貌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总和南安一起欺负我。”

  “怎么?你们以前认识?”南时见似乎置身事外。

  “时少你忘了?我们以前是同班同学的。”范纯好像有点受伤,她以为南时见看上自己,是因为以前认识她呢。

  “既然认识,那就一起上去吧。”南时见发了话,范纯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巴巴的跟上。

  到电梯里,范纯巴不得贴在南时见身上了,故意说一些两人在一起的事,比如昨晚的酒好喝,风景不错什么的。

  顾之欢压根就没怎么听,反而被范纯的香水味给熏得蹙起了眉头。

  她从小就不喜欢香水这种东西,每到这个时节鼻子总会敏感,一时没忍住大大的打了个喷嚏。

  范纯的话也被她给打断了,目瞪口呆得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南时见却微微眯了眯眸,随手按了一个楼层停下后打开门对顾之欢说道,“出去。”

  这里才二十五楼,距离他办公室还有十几楼,现在下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。

  “出去。”南时见再一次说道,眼神很冷,语气更冷。

  范纯也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,还不忘讥诮,“怎么?脸皮这么厚的吗?”

  顾之欢抿抿唇,不得不出了电梯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合上,也遮挡住了范纯那张耀武扬威的脸。

  她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,才认命的等下一趟电梯。

  而电梯里,范纯特别得意,“这个顾之欢啊,家里破产之后就消失了好一阵呢,还休学了一年。”

  “后来呢。”南时见突兀的问了一句。

  范纯大概是没料到他会对这种八卦感兴趣吗,愣了一下才急忙说道,“后来的事情我不清楚,那时我已经出国了,到国外念书去了,想来应该不会太好过吧,毕竟家中破产了呀,学校又都是贵族子弟,肯定会瞧不起她的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”

  电梯已到南时见办公室的楼层,他头也不回的出去了。

  范纯一时愣住,急忙跟上,刚想说话,就听南时见冷冷的警告,“以后不许喷香水!臭死了!”

  这句话成功的吓住了范纯,她站在那里,一脸委屈。

  顾之欢抵达的时候,正瞧见范纯那一脸的委屈和泛红的眼睛,有点不明白剧情的发展方向。

  毕竟刚才这两人还你侬我侬的,怎么女主角一下就变脸了。

  “看什么看!顾之欢我告诉你,你最好弄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,别仗着自己那张颇有姿色的脸就来勾引时少,你早就没资格了!”范纯摆明了是拿顾之欢撒气。

  只是她似乎忘了,顾之欢从来都不好惹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

  本书来自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