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元始经_万古魔君_百书斋
百书斋 > 万古魔君>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元始经

万古魔君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元始经

  “空老能这么想就对了,您稍等,晚辈这就去参悟元始经。”

  “少废话,赶紧去,你要是没能悟得大道真经,老夫也绝不会追随于你。”

  “哈哈,不会的,空老就等着当我的护道者吧!”

  杨玄一声大笑,旋即也没再多言,大步穿过道门,昂首踏入了道宫。

  道宫,又名元始道宫,是元始圣尊昔年悟道之地,整个宫阙内,没有金碧辉煌的装饰,只有返璞归真的摆设。

  譬如沿途所过,那宫阙壁墙上的各种山水雕画,俱都像是洗尽了铅华尘封,既显得栩栩如生,又无比的明净简约,颇有一种大道至简,道法自然的感觉。

  “这元始圣尊,果然是位喜静不喜动的人。”

  杨玄低语,窥一斑而知全貌,仅凭这些壁画,他就能看出元始圣尊为人清心寡欲,澹泊宁静,超脱于尘世之外。

  “你这小辈说错了,老道并非不喜动,而是不愿动。”

  突然,一道虚无缥缈的苍老之声,如世外仙音般传来。

  “前辈是?!”

  杨玄先是一惊,随即躬身一礼,“晚辈杨玄,见过元始圣尊!”

  “不必多礼,你能来到这里,就足以说明你与我有缘,奈何老道这一缕残念难以长存,不然倒也可抽空指点你一番,你心有执念,并以执入道,当真千古罕见。”

  那苍老声音再一次响起,显得很慈和。

  “原来前辈只剩下一道残念了……”

  杨玄轻叹,对于这位元始圣尊,他心中始终都怀有一丝敬意。

  “人死如灯灭,能留下这缕残念,得见有人进入道宫,老道纵死也瞑目了。”

  元始圣尊淡淡道:“进来吧,道宫最深处,老道留有一座太清道台,元始经便藏于那太清道台之中,凭你的本事,足以参悟整篇经文。”

  “前辈何以见得?!”杨玄挑眉。

  “呵呵,明人不说暗话,老道且问你,你可是参悟了道经?”元始圣尊莞尔一笑。

  “前辈慧眼,不错,晚辈的确参悟了道经,确切地说,应该是参悟了道经的前两段而已。”

  杨玄道。

  “那还真是巧了,老道的元始经,正是源自于道经第三段,昔年,老道常与西天佛饮茶论道,这道经第三段,便是从其所得。”

  “前辈说的是西天佛祖?”

  “是他,这一方世界,除你以外,能有幸得以参悟道经的人,也只有那位佛门始祖了。”

  “不瞒前辈,晚辈的道经,正是从西天佛祖的一串慧心珠内所悟得。”

  “是么,这只能说明你与佛门有缘,也与我道门缘分不浅,同时你的悟性,或许都要比西天佛强出一筹,毕竟西天佛在你这个年纪,也尚未明悟道经之玄妙。”

  “前辈与西天佛祖乃是故交,可知西天佛祖有无参悟完整道经?”

  “这个自然没有,真要参悟了完整道经,他当初也不必舍道而永生,跟随宿命之主离开此界了。”

  “离开此界,前辈指的是传说中的大永生界?”

  “这世上,究竟有无永生,谁也说不清楚,那宿命之主虽然清楚,却从未对外人提起过,一切还得待你将来真正进入其中才能知晓。”

  交谈间,杨玄也来到了道宫尽头,一座古老的石室之中,这里没有任何装设,只有一座朦胧道台,安放于石室中央,通体流转着一股神秘的大道气息。

  “缘聚缘散,老道不求你来日行善天下,造福苍生,只望你秉承本心行事,勿要做一个肆意妄为的修道者,切记切记!”

  话音犹在,太清道台上,出现了一张面带微笑的苍老脸庞,但还未存在多久,便转瞬即逝,泯灭成空。

  “晚辈会的。”

  杨玄躬身道,继而迈步登上太清道台,在上面盘坐而下。

  “大道无始,起于无因,为万道之先,元气之祖,天地之根本也,为道者,当伏其心,得大自在,大超脱……”

  这就是元始经的全文,相比起杨玄从三块通名碑内所得经文,这段经文无疑更为简练,杨玄以前两段道经之经文加诸于身去参悟,一颗心都沉浸于里面,全然不知时间流逝。

  直到半日后,他才霍然起身,睁开了双眼,自语道:“大道三千,我也只留执念在心间,这是我的道,也并不与道经相悖。”

  说罢,整个人都有种如释重负之感,

  “是了,修道即是修心,心如无物,真法自现,心有所依,亦可证道。”

  杨玄点点头,双拳攥紧,内心深处就像是褪去了一层枷锁,感到无比的轻松与愉悦。

  与此同时,他身下的太清道台,以及身处的这座道宫,都开始一点一点的崩塌,令得整座道山都一阵猛烈摇晃。

  隐隐的,有大道之音,在天地间传唱不息,却无人可明了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,难道真有人参悟了元始经!”

  “天啊,这不会是真的吧,咱们这座道门圣山,自存在以来,还从未出现过如此大动静,莫非元始经真被人给得到了?!”

  “太好了,无始经现世,那就意味着咱们道门永不会凋零,元始老祖的传人,也定然会为我们这些道门修士指引方向。”

  就在杨玄领悟元始经的同一时间,整个元始星都一片哗然,许多人四下奔走之际,都举目眺望着道山所在的蓬莱仙岛。

  这其中,众多外来修士都倍感震动,而许多道门修士,除了吃惊以外,还有少数人显得很激动,迫切的想要去见一见那位元始老祖的传人。

  得元始经者,即为元始圣尊的衣钵传人,这事对于他们整个道门而言,都是值得庆贺的大事件。

  “看到没?我早就说我夫君行的,现在知道他的厉害了吧?”

  蓬莱仙岛外,一座悬空小岛上,乌灵嫣挥舞着粉拳,冲着身边的夏玉风说道。

  夏玉风张大嘴巴,神情惊愕,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,就好似没听到乌灵嫣的话一样,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在遥望着不远处的蓬莱仙岛,与蓬莱仙岛上那一座隐藏于云雾深处的道山。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