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飞刀(为zzzzlf盟主加更)_道门法则_百书斋
百书斋 > 道门法则>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飞刀(为zzzzlf盟主加更)

道门法则 第一百二十一章 飞刀(为zzzzlf盟主加更)

  赵然这一年听几位师兄多次谈论陆西星,于他而言可谓大名如雷贯耳,这位鹤林阁三代大弟子年岁比大师兄魏致真稍轻,却已入大法师境两年,多次在斗法中击败威震川北的骆师兄。

  虽说输给了大师兄魏致真,但后来赵然得知,那是因为大师兄动了日月黄华剑。

  楼观先祖梁谌将太和真人所传的两卷经书炼为两柄重剑法宝,便是日月黄华剑和混元圣剑,其中混元圣剑由江腾鹤自用,日月黄华剑则交给了大师兄魏致真。

  日月黄华剑堪称楼观镇派法宝,威力自是不用多说,虽然陆西星所用的法宝金葫刀也是内丹南宗一脉白祖所炼,但毕竟比不得日月黄华剑这等流传千年的重宝,陆西星的败阵也就没什么可说的。

  赵然听说陆西星曾为诸生,其后举人不中,生计实在艰难,幸遇其师慧眼相中,这才投入鹤林阁修道。算下来,竟是二十四岁才入的道门,十四年便直入大法师境,至今已在大法师境上修行两年,这速度简直飞起!

  此刻,这位鹤林阁最杰出的三代弟子正钻入一堆灌木之中,聚精会神的偷窥着远处树上两只长尾金猴,连赵然的到来也没能惊动他。

  曲凤和悄声道:“陆师叔请您稍候,等看完……这个之后再与您相见。”

  赵然点了点头,示意无妨,也好奇的侧头看去,就见两只长尾金猴正在做的,居然是那不可告人的羞耻之事,当即捧腹,好悬没笑出声来。

  遂好奇的低声问曲凤和:“他看这个做甚?”

  曲凤和道:“陆师叔说,他正在研究双修之术,这些天但凡撞见,总要耽搁许久仔细观看。”

  此双修非彼双修,说的是阴阳双修,赵然对这位陆师兄便更感好奇了。

  见不着骆致清的身影,赵然又问:“你骆师叔呢?去哪了?”

  曲凤和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,就见一棵大树的树冠下,骆致清藏身其间,同样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,令赵然更觉好笑。

  过了片刻,两只长尾金猴完事之后打闹着离去,陆西星和骆致清才返回头来和赵然相见。

  “早闻楼观有一位赵师弟,资质绝佳,历三次正骨而入修行,道心坚定,又极擅打理俗务,福慧双修,今日能够相见,实在是荣幸之至!嗯?原来赵师弟结丹了?当真是要恭贺了!”

  “陆师兄过誉了,致然实不敢当!我也听说鹤林阁有位师兄道法高强,早就有心结识一番的。”

  陆西星笑道:“谈什么高强,不过是贵派魏师兄手下败将尔。”

  赵然道:“那也是陆师兄没有趁手的法宝,非战之罪。”

  陆西星取出自家的金葫祭在空中,展示给赵然看,略带遗憾:“此乃海蟾祖师所炼,也是好宝贝,但毕竟比不得你家日月黄华剑。”

  说着,便开始演示金葫道法的妙用。这可真是拿楼观这几个师兄弟当自家人了,稍微生分一些的,如何会给你演示自家斗法所用的道术?

  于是赵然连忙目不转睛的盯着,一旁的骆致清则看得更专注——他其实是见过多次的,但他依旧连连败北。

  就见那金葫在空中滴溜溜一阵旋转之后,从葫芦口处飞出一道长约丈许的金光,这金光呈薄薄一层,状如大刀,刀身上似有双眼,双眼所盯之处,赵然、骆致清无不寒意加身,行动之间如在水中,有一股滞涩感。

  曲凤和修为最低,就好似被这大刀上的目光冻僵了一般,挪不动半分。

  陆西星手中掐诀,双脚疾踏罡步,迅捷得只能看到手影和脚影。忽然轻呵一声“去”,那大刀瞬间消失不见,眨眼间已经将十丈外的参天大树一断两半!

  大树轰然倒下之后,那刀光倏忽之间飞转回来,没入金葫之中。

  赵然张大了嘴,好半天才蹦出一句:“陆师兄还差了一句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差了一句:请宝贝转身……”

  陆西星不解:“这是什么典故?”

  赵然道:“哈哈,只是想起以前听到过的一个故事,说是西昆仑有位道人名唤陆压,手中有个法宝叫做斩仙飞刀,与你这金葫相似,对了,这道金光是?”

  陆西星道:“此为钟乳石英炁,乃白祖当年游历天下时所采,需以精炁温养,在金葫中已有百多年了。”

  曲凤和耐不住了,催促道:“陆压道人究竟如何,师叔快接着说啊。”

  赵然道:“那陆压道人的斩仙飞刀也是盛于葫芦之中,与人斗法之时,便祭出葫芦,葫芦中飞出一道白光,盯住敌人的泥丸宫,令其不得动弹分毫。每值此时,陆压道人便喊一声‘请宝贝转身’,这白光便在敌人头上一转,大好头颅就被斩下来了,从无失手……”

  陆西星忍不住大笑:“这故事果然有趣,嗯,请宝贝转身,当真妙不可言!也罢,今后我也加上这么一句,哈哈哈哈!”

  曲凤和追问:“师叔,这个故事是何朝何代?见诸哪部文字?”

  赵然道:“商周时期的传说,没有文字,民间口口相传罢了……好了,先说正事。陆师兄,师弟我专程赶来横断大山,是想与师兄商议个事。”

  热身已毕,赵然便开始谈正事,将东方天明的意思说了,然后问:“此非小事,我老师又在闭关之中,师弟我不敢造次,故此来向师兄讨个主意。东方天师想要和许师伯……啊,抱歉!”

  陆西星笑道:“不妨事的,咱们两家随意就好,你们楼观特殊,长辈论长辈的,咱们师兄弟间自己论自己的。”

  曲凤和道:“没错,我们去鹤林阁的时候,除了许真人,其他都各论各的,我就称陆师叔。而且陆师叔自打老师故去之后,现在是由许师祖亲自教导,算起来也正好。”

  赵然不禁莞尔,敢情鹤林阁跟楼观打交道的时候,所有人的辈分都很正常,唯独许真人降了一级。

  赵然接着道:“东方天师想和许师伯面谈一次,不知陆师兄能否代转?若是可行的话,咱们定个日子,若是不行,我也好回话。当然,我们楼观还是尽量希望能够促成此次会面的。”

,